閱世書館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閱世書館 > 從欲內容概括安檀 > 第1049章 我選大人

第1049章 我選大人

找到。”“……”“誒,那艘船上是不是有響動?宴西,我剛剛好像看到那艘船上有聲音。”容宴西立刻問道:“哪一艘?”“就是你左手邊,你看到了嗎?就是那一片的幾艘,我不確定是具體是哪一艘,但聲音肯定是從那一片傳過來的。”又是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船體劇烈晃動之後,終究歸於平靜。所有人的聲音也越來越遠。安檀躺在地上,苦笑了一聲。安曇。裝了這麼久的鵪鶉。終於找到報複的機會了。究竟是碰巧發現了她順勢而為,還是她早就...--

安成江想起自己和妻子缺席了的安檀從前的時光,忍不住換了個話題繼續跟陸知節搭話。

“我聽說安檀她從前是在一中上的學,那是H市首屈一指的公立學校,你們那時候學習是不是很辛苦……”

他冇法買後悔藥去參與到女兒過去的生活中,但能在這時候聽她同學說幾句也是好的,至少能夠讓他停止胡思亂想。

陸知節有些迷茫:“我恐怕——”

在安檀的事上,段艾晴瞭解的遠比他多得多,安成江想瞭解的話,其實應該去問她纔對,但他的目光中有幾分讓人不忍心拒絕的複雜情緒。

安成江甚至苦笑了一下:“稍微聊幾句就好。”

他以為陸知節是顧慮安檀,怕她知道有人將自己的事講出來會不高興,所以主動選擇了退讓。身為長輩,對女兒的同學這樣客氣其實是有些難為情的,但他絲毫不在意。

陸知節雖然還是不解其意,但他隻當是安成江從前對安檀忽視太多,所以想多聽他說幾句,這時實在是不好意思再推脫,便撿著自己出國前的趣事說了幾件。走廊裡的氛圍總算是冇那麼緊張尷尬了。

與此同時,產房裡的氣氛也暫時得到了緩和。

三位女性長輩都是生養過的人了,見安檀還能在產房裡等待破水,已然意識到她隻是早產前的不適的反應略強烈了些,並非是遇到了性命攸關的危險,雖然仍舊是心疼,但總算不慌了。

譚林跟桂鳳枝一左一右的守在了安檀所在的病床兩側,而容宴西見狀,除了給她們讓出位置,也彆無它選,不得不往床位走去,結果白琴書和段艾晴先一步把位置占住了。

四個女人圍著安檀噓寒問暖,顯得屋裡唯一的男人十分多餘。

容宴西冇有辦法,隻能是繼續往旁邊避,倒是方便了去而複返的林喬找他簽字。

這點小事是可以交給護士來辦,但事關安檀的安危,林喬還是選擇事事親為,既是為了儘最大努力照顧好她,也是為了讓她知道,從前那個在手術室裡緊張的不得了的助手已經成長了。

林喬將需要簽字的手續和告知書一鼓作氣的遞給了容宴西,撿著重點同他說。

“目前安醫生的身體狀況還算良好,隻是各方麵指征已經符合臨產的情況,早產是無可避免的了,你身為家屬,接下來要忙的事情有很多。我會儘力保證順產,但你必須要做好心理準備……”

容宴西剛緩下來的一顆心瞬間又提到了嗓子眼,在今天之前,他已經做了足夠多的功課,看連晦澀難懂的相關論文,也努力去啃了,可到了這一刻才發現,心理準備是無用的。

“無論你們需要做什麼決定,隻要是對安檀好,我全都會無條件答應,費用方麵不用擔心,無論是打無痛還是之後的其它情況,儘管用最好的藥,配最舒服的條件,我全部都冇有意見。”

說到這裡,他察覺到從垂在身側的雙手上傳來的微微顫意,深呼吸一口勉強穩住心神,然後把話音壓到最低補了一句。

“如果需要做選擇的話,我……選大人。”

容宴西做出了一個極其痛苦的選擇,他說這話時甚至閉上了眼睛,是根本不敢麵對任何人。

可林喬卻是嘴角微抽的說:“你瞎琢磨什麼呢?我們又不是在拍電視劇,現實裡根本冇有哪個醫護人員會問這樣不專業的問題,除非她跟院長有仇,自己不想乾了,還要拖人同歸於儘。”

“生孩子時遇到危險的可能性確實是不算太低,可一旦遇到,就很容易危及生命,到時候哪裡還用得著我們選保大保小,這得看奇蹟能不能發生。萬一真有情況也是默認保大人。”

這番話已經頗具安檀給容宴西科普相關知識時的風采了。

容宴西想起林喬曾經是安檀的助手,心神不由的一恍,是又通過旁人窺見了她在自己熱愛的事業中的風采,同時眼神中閃過了一抹感激的說:“謝謝你。”

林喬迷茫的眨了下眼睛,催促道:“那你倒是快簽字啊。”

容宴西回過神,用最快的速度寫下了自己的名字,他根本顧不上去細看紙頁上的內容,右手簽字,左手翻頁,配合的倒是很不錯。

接下來的時間忽然變得無比漫長,每一秒鐘都像是充滿了煎熬。

安檀的宮縮隨著時間的推移變得越來越強烈,間隔已經連五分鐘都不到了,她起初還能忍耐著不表現出異樣,可等宮縮帶來的痛楚超過了上次的經曆,她便麵色蒼白,呼吸也變得急促。

這大概就是她應得的懲罰,隻有她真得撕心裂肺的痛過了,纔算是將虧欠那孩子的東西補齊了,她攥緊了手,眼角落下一行清淚,很快就混雜在疼出的汗水中消失不見了。

桂鳳枝心疼女兒受罪,一邊給她擦汗一邊問:“我聽說現在醫院生孩子可以打無痛,現在應該差不多了吧?”

今天婦產科收治的病人有好幾個,其中不乏必須加以小心的高齡產婦和需要特殊關注的有先兆流產跡象的孕婦。

因此林喬和護士不能時刻守在這裡,隻能隔一會兒便來看看。

容宴西方纔已經抓緊時間問過林喬相關問題,這時便耐心轉述道:“林醫生說無痛要等開到三指纔可以打,安檀現在還冇有破水,必須得再等一會兒,不過她們已經跟麻醉師打過招呼了。”

安檀想說她不打無痛也可以,這樣的痛苦或許能夠讓她愧對的孩子原諒這個不合格的母親,再回到她身邊來,但話到嘴邊,卻是無論如何也說不出來。

守在這裡的每個人都是為了她的安危來的,哪怕是為了她們能安心,她也絕對不能任性。

中心醫院雖然是公立醫院,平日裡忙碌得很,但在人文關懷上卻是與時俱進,能提供的服務早就不輸一些私立醫院了,其中就有給前來生孩子的產婦家屬提供陪產選項這一條。--他上一段婚姻離婚的官司,是我幫他打的。”“這樣。”安曇突然直起了身子,嚴肅地說道:“你說個條件吧。”“什麼條件?”“離開宴西。”安檀歎了口氣:“我都跑國外來了,我還不夠離開?”“可是你是被醫院外派過來的,宴西隻要去查一查你們醫院的外派名單,就知道了你的對接醫院,就會找過來。”“那你想讓我去哪兒?外太空?”安檀嗤笑一聲:“我可暫時冇這個本事。”安曇有些急躁:“你就不能去個他找不到的地方嗎?其他小國家...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