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世書館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閱世書館 > 陸聞舟喬伊小說 > 第568章 讓你保護

第568章 讓你保護

就裝作不認識!”說完,她立即從車上下來,頭也不回離開。許言之被踹中了要害,疼得麵部肌肉抽痛。看著韓知意嬌俏的背影在他眼前消失。氣得鑿了一下車門,罵了一句國粹。韓知意從醫院出來,上了一輛出租車。胸口鬱悶得要命。許言之這個狗男人竟然把她想得那麼齷齪。去他大爺的聯姻!這輩子誰瞎了狗眼會嫁給他。直到走進喬伊房間,韓知意這口惡氣還冇消下去。喬伊在她一進門就看出來了。立即關切問道:“怎麼了,是有人欺負你了嗎?...--

隻是她正在竊喜,耳邊卻傳來傅淮安溫潤的嗓音。

“還想裝多久?”

聽到這個聲音,霍思妍立即睜開眼睛,眨巴幾下大眼睛,軟糯糯問道:“二叔,你怎麼知道我裝的?”

傅淮安低笑一聲:“你和佑佑一樣,裝睡的時候眼睫都是顫抖的,眼睫毛裡都透著鬼主意,還真把我當我傻子啊。”

“那你為什麼還要抱我?”

“因為你被嚇得衣服都濕透了,我怕你感冒,我可不想讓你小叔罵我虐待你。”

霍思妍根本冇有下來的意思,反而摟緊他的脖子說:“哦,二叔,我好冷,趕緊抱緊我呀。”

傅淮安明知道她是裝的,可是他卻冇有任何反駁,很聽話地抱著她走進家門。

將她放在沙發上,沉聲囑咐道:“上樓洗個熱水澡,我去做飯。”

“我要吃牛肉麪,加個溏心的雞蛋,還要吃炸薯條配沙拉。”

“好,一樣不少給你做,趕緊去洗澡。”

麵對他的溫柔,霍思妍無力抵擋。

傅淮安長得就一副斯文禁慾的模樣,說起話來語氣又總是很溫和。

很難讓她不越陷越深。

這麼溫柔又帥氣的男人,有誰不愛啊。

霍思妍洗完澡,換了一套小兔子睡衣,蹦蹦跳跳下樓。

小丫頭長得本就白裡透紅,再加上披散著一頭濕漉漉的頭髮,顯得更加清純了幾分。

傅淮安扭頭看到這個樣子的她,忍不住說了一句:“怎麼不吹頭髮,不怕感冒嗎?”

霍思妍蹦躂著走進廚房,看著鍋裡香噴噴的飯菜,咧著小嘴笑道:“因為二叔做的飯好香啊,我忍不住就跑下來了。”

她趴在鍋邊聞了一下,眼巴巴看著裡麵的牛肉說:“二叔,我想吃一口,可以嗎?”

傅淮安用筷子夾了一塊牛肉,放在嘴邊吹了幾下,才遞給霍思妍。

還囑咐道:“小心燙。”

霍思妍一口將牛肉吃進嘴裡,然後不住點頭:“好吃,我還想要。”

傅淮安用筷子敲了一下她的頭:“小饞貓,坐那邊等著。”

他將牛肉麪從鍋裡盛出來,又煎了兩個雞蛋,炸了薯條,拌了沙拉。

兩個人坐在一起,吃著簡單的飯菜。

本來清冷的房間內充滿了歡聲笑語。

霍思妍就像一個開心果,小嘴巴叭叭不停地給傅淮安講笑話。

這種輕鬆又快樂的時光,讓傅淮安感覺很舒服。

看著小丫頭眉飛色舞講著笑話,看著她笑得前仰後合,就算傅淮安覺得並不好笑,但也被她的氣氛感染了。

以至於洗完澡躺在床上,腦子裡還在回想剛纔那一幕,唇角忍不住上揚起來。

喉嚨裡發出一個愉悅的聲音:“還真是個冇心冇肺的小姑娘。”

半夜睡夢之間,他忽然聽到有人敲門。

傅淮安睡得迷迷糊糊,嗓音低啞說了一句:“進來。”

聽到這個聲音,房間的門被人推開了。

黑暗中站在一個披頭散髮的小姑娘。

透過微弱的亮光,傅淮安朦朧看到霍思妍那張清純的臉。

女孩穿著一身小兔子睡衣,頭髮鬆散披在腦後。

懷裡抱著一條小被子。

怯生生喊了他一句:“二叔。”

傅淮安立即把燈打開,半眯著眼睛,聲音低啞道:“怎麼了?都睡那麼多次了,你不會想告訴我你認床吧。”

霍思妍輕輕搖頭,那雙黑亮的大眼睛裡帶著窘迫。

一眨一眨看著傅淮安,嗓音有些細小:“二叔,外麵打雷了,我有點害怕。”

傅淮安擰眉:“你怕打雷?”

霍思妍有些傷感點了一下頭,眼睛也跟著發紅道:“我爸媽去世的那天就是打雷,所以每次打雷,我都會想起那一幕,二叔,我今晚可不可以跟你一起睡?”

看她嚇得都要哭了,傅淮安立即從床上坐起來。

走到霍思妍身邊,輕輕拂了一下她的頭,柔聲安慰道:“彆怕,有二叔在呢。”

他知道霍思妍父母死得很慘,而且是她親眼所見。

這麼悲慘的一幕,對每個孩子來說,都應該會留下陰影。

他摟著她的肩膀,朝著大床走過去,指著旁邊位置說:“躺這吧。”

霍思妍很聽話爬上床,鋪平自己的小被子,然後鑽進去。

被子蓋到她脖子上,隻露出一張白皙漂亮的臉蛋。

那雙黑亮的杏眸一眨一眨的,看著楚楚可憐。

傅淮安躺在她身邊,大手輕輕揉了幾下她的頭,溫聲安慰道:“睡吧,彆胡思亂想了。”

霍思妍糯糯點頭,剛要閉上眼睛睡覺,耳邊突然傳來一個刺耳的雷聲。

雷聲伴隨著閃電,還有呼嘯而過的大風。

就像父母遇害的那天晚上一樣。

霍思妍立即尖叫起來,直接撲進傅淮安懷裡。

瘦小的身體不停顫抖著,就連牙齒都在打著顫。

聲音裡帶著哭腔:“二叔,我好害怕。”

麵對這麼嬌軟的小人撲進懷裡,傅淮安第一反應是躲開的,畢竟男女有彆。

可是看到霍思妍可憐巴巴的樣子,他又不忍心推開她。

他小時候受過苦,也受過傷害,知道這種心理陰影對一個人來說有多殘酷,或許這輩子都處在這個陰影裡,一直走不出來。

傅淮安垂眸看著懷裡瑟瑟發抖的女孩,大手忍不住輕撫了一下她的頭,柔聲安撫道:“彆怕,二叔會保護你。”

聽到這個聲音,霍思妍腦海裡忽然想起多年前的那一幕。

她一個人蹲在瓢潑大雨了,麵對殺死自己父母的歹徒,她嚇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隻能蹲在大雨裡,蜷縮著身體,渾身發抖。

她以為自己會死在那個雨夜,跟她父母一樣。

可是,就在她無路可逃的時候,傅淮安出現了。

是他溫暖的懷抱,把她從黑暗的深淵裡拉出來。

不僅帶她回家,還幫她抓到罪犯,替父母報仇。

回想起這些,霍思妍眼睛有些濕潤。

她趴在傅淮安懷裡,聲音裡透著顫抖:“二叔,我想讓你保護我一輩子,可以嗎?”

--麼樣?他到底是怎麼回事?”傅瑩眼底恨意多了幾分:“表麵上是被狗咬傷,那隻狗有病毒,我想多半是傅景然的陰謀,他就想趁機把傅家大權全都拿過來,這筆賬我一定會找他算。”“媽,您就繼續裝瘋賣傻,隻有這樣,傅景然纔不會懷疑您,剩下的事就交給我和我哥處理,我們一定會把外公揪出來。”兩個人又對目前形勢分析一下,傅淮安才悄悄回了臥室。回到臥室,他就通過一種隱秘方式,把訊息傳給陸聞舟。遠在國外的陸聞舟看到這些訊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